首 页 |农民农村研究 |中心外文期刊要览 |地方政府创新 |城市社区 | 西部社会与文化 |经典研究索引 |人文社科读书沙龙 |中心学者文集
您现在的位置: 地方政府与社会治理研究 >> 西部社会与文化 >> 正文
民族村寨景区化发展中自组织模式及其优化研究——贵州郎德苗寨的案例
作者:盖媛瑾等    文章来源:人大复印资料    点击数:50    更新时间:2017-6-9         ★★★

民族村寨景区化发展中自组织模式及其优化研究

——贵州郎德苗寨的案例

作者简介:盖媛瑾(1982- ),女,贵州毕节人,贵州师范学院区域旅游研究所副教授,主要从事乡村旅游、民族节庆研究(贵阳 550018);陈志永(1976- ),男,云南曲靖人,贵州师范学院区域旅游研究所所长、教授,主要从事乡村旅游、景区治理、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研究(贵阳 550018);杨桂华(1957- ),女,云南昭通人,云南大学工商与旅游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主要从事生态旅游、旅游规划研究(昆明 650091);孙兆霞(1958- ),女,贵州安顺人,贵州民族大学社会建设与反贫困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农村社会学、屯堡文化、扶贫开发研究(贵阳 550025)。

原发信息:《黑龙江民族丛刊》(哈尔滨)2016年第20166期 第56-71页

内容提要:郎德苗寨是我国民族村寨景区化发展中自组织模式的典型代表,村民在决策与管理、经营与接待、收益与分配、社区文化资源与环境保护中居于核心主导地位。其全民参与、自组织管理、以工分制为典型特征的组织结构与制度安排,被称为“郎德模式”。该模式有利于提升村寨自我发展能力,实现村寨传统文化有效传承与延续,使村寨居民与各级政府良好互动中促进了村寨主体性成长,最终为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构筑起坚实的社会基础。然而,随着地方政府旅游开发战略重点转向和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郎德苗寨旅游发展的自组织模式面临诸多困惑与矛盾,“内忧外患”。西江旅游公司的介入虽为郎德苗寨旅游业的复苏注入了资本与管理要素的活力,但景区化功能的逐步完善伴随权力调整与利益分割。面对公司嵌入村寨后的公共治理问题,亟待通过组织再造、资产专用性投资与利益重构、制度安排与建设、信任与公共文化的培育以及政府的互补性制度安排优化郎德苗寨景区化发展中的治理结构。

词:郎德苗寨/旅游开发/自组织模式/治理结构/优化路径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年度项目“民族旅游村寨治理模式的实践逻辑与制度创新研究”(15BGL126);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滚动项目“中国百村经济社会调查子课题——郎德苗寨”(98ASH001)成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网站管理 |
    ╃╃地方政府与社会治理研究中心╃╃ 主办
    浙ICP备06019250 ||公安备案:33010602004147
    本网站为纯公益性学术网站,无任何商业目的。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或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
    联系Email:clgs1@zju.edu.cn ,clgs2@zju.edu.cn 联系电话:0571-87951267
    办公地址:浙江大学玉泉校区邵逸夫工商管理楼2层

    六和合彩开奖结果 马会开奖结果 马会开奖结果 马会开奖结果 开奖结果 红姐图库 118图库 马会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 刘伯温论坛 六和合彩开奖结果